墨白随手抽出几本,见都是些佛家典籍,便不感兴趣地丢在一旁。13579246810

  “都是些秃驴拿来骗人的玩意儿,没什么好看的,咱们去下一间瞧瞧吧。”他道。

  “嗯。”若水点点头。

  两人退出斗室,来到第二间房中。

  这间房更是简单,除了地上铺设了几个蒲团之外,更无他物。

  墨白只瞧了一眼,就呸了一声,道:“还以为会找到些老秃驴们藏起来的宝贝呢,没想到就是几个破蒲团!扫兴,真是扫兴。”

  若水抿唇一笑,目光看向第三间斗室,轻轻“咦”了一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墨白顺着若水的目光看了过去,只见这间斗室上居然挂了一把大锁。

  “哈哈,有宝贝!”墨白的眼睛一下子亮了。

  他二话不说扭断了门锁,推开了房门。

  顿时,一股极淡极淡的幽香飘了出来。

  “什么味道?会不会有毒?”墨白马上警惕地屏住呼吸,四下张望。

  “不是毒,这是一种花香。”若水深深吸了口气,这股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,十分好闻。

  “奇怪,这里面怎么会有花香?难不成老秃驴们在这里种花种草?”

  墨白一面迈入房间,一面好奇地打量着。

  这第三间斗室比前两间要大得许多,也明亮了许多。

  房间里有一扇窗户,阳光正温暖地照射进来,房间里的一切一目了然。qks6

  这里有一床,一榻,一桌,一椅,在墙角的位置还有一个大大的木柜。

  陈设简单虽然简单,但物件十分精美,只是上面都积满了灰尘,显然已经有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了。

  “你瞧,这是什么!”墨白站在桌前,拿起一样东西,递到若水面前。

  若水一瞧,也是一惊。

  墨白拿起的竟然是一枚女子绾发用的金簪,打造得精美华丽,虽然积了灰尘,仍然闪闪发光。

  桌子上除了金簪之外,还有一面打磨得很是精美的铜镜,只是镜面上也沾满了灰。

  “这里还有胭脂和水粉,还有几本书。”墨白叫道,他捡起一本书,狠狠地摔在桌上,溅起了一片灰尘。

  “该死的!没想到万佛寺的老秃驴们全是些道貌岸然的老色棍!竟然在佛塔里私藏女人!”他骂道。

  若水打开了墙角的木柜,发现里面竟然是满满一柜子女人的衣裙。

  她微微点头,认可了墨白的判断。

  这间房里之前住的,的确是一名女子。

  “太好了,这些衣裙看上去很是精美,你可以随便挑,挑最漂亮最喜欢的,天天换新衣!”墨白看到了一柜子的新衣裙,又变得高兴起来。

  若水随手拿起一件衣裙,仔细看了看,道:“奇怪。”

  “有什么奇怪的?这些衣服有什么不对吗?你瞧,春夏秋冬一年四季的都有,真是齐全。”

  “小白,你没发现么?这衣服的式样不是西泽的,而更像是东黎人穿的呢。”

  若水抛下了那件衣裙,又拿起了另一件。

  被若水一说,墨白也注意到了。

  “不错,还真的是东黎女子穿的式样,难道这房里原来住的是个东黎女子?她怎么会住到西泽国的万佛寺塔顶来呢?”墨白纳闷地抓抓头发。

  若水摇了摇头,她也参详不透。

  她吸了几下鼻子,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清香,然后循着这股淡淡的幽香走到了床榻前面,感觉到这香气更浓了一些。

  “小白,你有没有闻到香味?”

  “有啊,本来我还以为这香气有毒,现在看到这些胭脂水粉,我算是明白这香气是从哪里来的了,哼!”

  “不是胭脂和水粉的香气,这是一种天然的花香,可是这房里并没有鲜花啊。”

  若水游目四顾,房间一目了然,的确没有种植花花草草。

  墨白用力吸了几下空气,嘀咕道:“什么粉香花香,闻起来都是一个味!我就不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。”

  若水笑了笑。

  要是论灵敏,墨白的嗅觉可比她强得多,他能凭着每个人身上不同的体味而进行追踪,可是却分不出什么是花香,什么是脂粉香。

  “小白,我真的闻到了花的香气,你来找找这房间里有没有机关?”

  若水坐在拔步床上,越看越觉得狐疑。

  这种雕工精美,款式繁复的拔步床往往都是能工巧匠要耗费一年,甚至三年之久才能雕琢而成,看上去就价值不菲。

  如果是这万佛寺的和尚真的在塔里暗藏着女子,也没必要买这么昂贵的床榻吧?

  更何况这屋子里的每样用具,都是顶顶上品的东西,就连桌子上的胭脂和水粉,也是她在东黎皇宫中才能见到的精品。

  还有那满满一箱子衣服,款式之精美、做工之繁复自不必说,单单看每件衣服的料子,轻绡绸缎,都是寻常人家见不到的。

  她的手在雕花床棂上轻轻地抚摸,暗自忖思着。

  “你一定是鼻子不灵光,我怎么就没闻到什么花香。这房间就这么大,有什么机关能瞒得住我的眼睛……”

  墨白话未说完,忽然听得若水“啊”的一声轻呼,转头瞧去之时,发现若水竟然消失了。

  他大吃一惊,一个箭步迈到床前,刚才若水就是坐在这张床榻上,可是她的人忽然不见了。

  有机关!绝对有机关!

  墨白想都不想地跳上了床,东敲西摸,终于被他发现了一个按钮。

  他轻轻一按,只觉得床板一斜,整个人身不由己地向下掉落。

  他轻功了得,身在半空之时真气流转,已经调整好了气息,只听得耳畔风声呼呼,不知道下面有多深,他更担心的是,若水掉下去会不会有什么不测。

  “水丫头!水丫头!”他在空中大声叫道,声音在黑暗的空间里回荡着。

  突然之间,他足下一软,已经落到了实地,竟然软绵绵的像是陷在了棉花堆里。

  墨白生怕有什么陷阱,双腿一曲,身体往旁边滚落,忽然碰到了一样温软的东西。

  “哎哟,小白,你撞痛我了。”若水轻呼一声。

  她比墨白先行落地,正好掉在下面铺着的一堆棉垫上,只是受惊,却没受伤。

  幸好墨白落下来的时候和她偏移了几分,否则落在她的身上,她万万承受不起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墨白的双眼已经迅速习惯了黑暗,他一伸手将若水扶了起来,一脸担忧地看着她的腹部。

  “还好。”若水吸了口气,看向周围,“小白,这里是什么地方?我觉得花香更浓了。”

  “走,咱们瞧瞧去。”

  墨白看到前方隐隐透出一点光亮,便拉住若水,向着光亮之处走去。

  道路弯弯曲曲,坑洼不平,头上还时不时的有水滴落,掉在若水的脖子里,凉沁沁的。

  “万佛寺里怎么会有这种地方,我怎么感觉咱们是走在山洞里?”

  若水擦去了脖了上的水渍,纳闷地道。

  “你说的不错,咱们正是走在山洞里。”

  “啊?”若水满眼全是惊讶。

  “这没什么奇怪的,万佛寺依山而建,所以咱们从塔顶掉下来,掉到山洞里半点也不奇怪,我奇怪的是,老秃驴们安排下这个机关,究竟是通往什么地方?他们费劲心思挖出了这条山洞,肯定不会是干什么好事,一会要是有什么危险,你记得躲在我身后,知道了么?”

  两人走了十几步,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个洞口,一层层的藤蔓从上方垂落,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门帘,而暖暖的橘黄色光芒,正从藤蔓的缝隙间透射出来。

  “咦?这光芒好奇怪,不会是老秃驴们在这里藏了什么宝贝吧?”墨白将若水推到身后,一步步向前走去。

  他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,只觉得越是靠近洞口,就越是温暖。

  就像是冬日的阳光,暖融融的照在身上,说不出的惬意。

  “说不定洞里面是人间仙境,咱们正好在仙境里隐居避世,谁也找不到咱们,就是怕时间一长,咱们都饿死啦。”若水抿唇一笑,她也越来越是好奇。

  “胡说八道,有我墨白在,还会让你饿死不成?”

  墨白走到山洞前面停下了脚步,侧耳倾听,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声音。

  他信手掀开藤蔓,顿时,两人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。

  只见里面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洞窟,洞窟不大,但却充满了融融暖意,整个洞窟里闪耀着一种橘红色的光彩,就像是一个梦幻的世界,世外的桃源。

  两人的视线同时落在洞窟中间的一根石柱上。

  石柱的形状像是一根灯盏,上面托着一枚光线柔和的宝珠。

  暖暖的橘红色和两人感受到的融融暖意,就是从这颗宝珠上散发出来的。

  “熔岩珠?”墨白冲口而出,眼睛瞬间闪亮了。

  “熔岩珠是什么?”若水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不由好奇问道。

  墨白大步向前走去,一直走到石柱下方,仰起头来打量着那颗熔岩珠,啧啧称赞。

  “这种珠子我也是第一次见到,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,没想到这世上真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。据说熔岩珠是熔岩之中的精华,温热千年而不灼手,但它要是一旦破裂,就会酿成千里灾难。”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3247/119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