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荣郡主狠狠地咬住嘴唇,直到咬出血来。

  她恨!她好恨!

  为什么他看的人不是她?为什么就连十三表哥都对那个狐狸精那么好!就是因为她的那张脸么!

  她一定要毁了她,毁了她!

  “十三表哥,你怎么可以帮着外人欺负雪儿?你刚才没看到,是她们先欺负的我,她们开口辱骂雪儿,她们骂我是狗,还让我去吃屎!雪儿实在是气不过,这才发出飞刀想吓唬她们一下,可没想到,雪儿却差点被人杀死了。”

  德荣郡主嘴巴一扁,委屈得要哭了出来,神情楚楚可怜,两只大眼睛中的泪水滚来滚去。

  她知道十三表哥最受不了自己哭,只要自己一哭,不管他多生气都会软下来。

  夜涤尘是什么样的人,德荣郡主这点小心思如何能瞒得过他的眼睛。

  他明知道事实并不真像德荣郡主说的那样,但是一看到她含泪欲涕的样子,他就心神恍惚,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,刚硬的心肠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。

  “雪儿这不是好端端的没事么?只要有本王在,就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。”夜涤尘抚了抚德荣郡主的头发。

  德荣郡主心中掠过一抹得意。

  “十三表哥,那她们辱骂雪儿,就这样算了么?雪儿不依!她们两个以下犯上,对本郡主不敬,你要帮我给她们一个狠狠的教训,我要割了她们的舌头!”她眼眸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恨意,对着若水瞪了过去。

  “你胡说八道,颠倒黑白,明明是你骂人在先,你不但骂了我家小姐和我,你还派人砍掉了雪人的脑袋,割断了它们的手,你、你这样凶狠恶毒……”

  小桃听到德荣郡主恶人先告状,将脏水全都泼向自己和若水,她这般脾气哪里受得了这个,立刻就叫了出来。<="cad"><="1();

  她话未说完,只听得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她的右脸**辣的挨了一记耳光。

  “不知礼数的狗奴才,在王爷和本郡主面前,岂容你这条狗在乱嗅乱叫,给本郡主闭嘴!你主子不会管教你,本郡主就替你主子好好教训教训你!”

  德荣郡主站得离小桃最近,她这一下出手又快,小桃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被她扇了一记巴掌。

  她是练过武的,这一下出手又重,毫不留情,只打得小桃右边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,五条红红的手指印突起在她白嫩的脸上,格外醒目。

  打完小桃之后,她还高高地仰起了下巴,一脸嚣张。

  她指桑骂槐,谁听不出来。

  夜涤尘眉头一皱,正准备出言斥责,忽见眼前白影一闪,暗叫不好,急忙中挥出右掌,挡向墨白袭向德荣郡主的手掌。

  墨白一声冷笑,手臂一缩一伸,划了小半个圈子,轻轻易易地避开了夜涤尘的右掌。

  “啪啪啪!”连着三声清脆之极的响声过后,他的人影一晃,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。

  很多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楚,就看到墨白依然好端端地站在当地,像是从来没有移动过。

  “哎哟,痛!痛死我啦!”德荣郡主突然发出一声痛呼,只觉得左右两边脸颊像是被热铁烙过了一样,火辣辣的疼痛起来,痛得钻心,泪水顿时夺眶而出。<="cad"><="2();

  她先前只是假哭,眼泪在眼圈里晃荡,将落未落,此刻却是货真价实,眼泪掉得比断线的珠子还要快。

  “我的脸……十三表哥,我的脸怎么了?是不是被毁了?为什么这么痛?”

  她又痛又怕,哭叫起来。

  她手下人一见她的脸,都不由得心中骇然,只见她本来白里透红的粉颊,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猪头,两只大眼睛肿得只剩了一条缝儿,连本来面目都看不出来。

  这还是墨白手下留情,没有使动内力,否则她早就被打得脑袋开花,喷豆腐渣了。

  夜涤尘看在眼里,心中又气又痛。

  气得是她毫无分寸的出手打人,可是看到她这副模样又忍不住心疼。

  抬起头来,他冷冷的看向墨白:“墨大侠,你对一个姑娘家下这样的重手,恐怕是有负大侠之名吧?”

  “啧啧啧,王爷,我说你眼瞎,你还真是眼瞎,刚才明明是她先出手打了小桃,怎么不见你为小桃站出来说话?”墨白吹了吹手掌,一脸讥诮的说道。

  若水本来是最讨厌男人打女人,可是看到墨白痛快淋漓的给了德荣郡主这三巴掌,她心头只觉得说不出的痛快,恨不得拍手为墨白叫好。

  小桃的半边脸都是又热又痛,本来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,但她不愿意在德荣郡主面前示弱,强忍着没有掉下来。

  这时候听了墨白的这句话,眼泪再也忍不住,夺眶而出。

  泪眼朦胧中,她眼中的墨白形象突然变得高大起来。<="cad"><="3();

  在这一刻,小桃忽然觉得,小姐没有看错人,墨白他……真的是个非常好、非常好的男人!

  夜涤尘瞪着墨白,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刚才墨白这一下出手教训德荣郡主,快如闪电,几乎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他就算是有心想指责德荣,也没来得及啊。

  现在倒好,墨白反过来倒把一耙,倒显得他维护德荣,和德荣站在一起无理取闹。

  他地位尊崇,又不能当着下人们的面前和墨白争辩,有**份,只好恨恨地咽下了这个哑巴亏。

  他心里明白,墨白这一出手教训了德荣,他在若水心中的位置又上了一层,而自己呢?则被他比得黯淡无光,不但没落着好,倒落了一身的不是。

  “墨公子,本王一直以为你只是手上功夫了得,没想到你嘴皮子上的功夫也很了不起啊。”

  夜涤尘淡淡地道。

  “承蒙王爷夸奖,在下愧不敢当。”墨白笑嘻嘻的对他拱了拱手。

  他自然听得出来,夜涤尘是在讽刺自己,但他半点也不放在心上。

  他已经扯足了顺风旗,在若水面前大大的露了脸,而且让夜涤尘脸上无光,心情大好,对他的小小讥刺自是毫不在意。

  “喂,小桃子,你脸上还痛不痛?我这里有一盒药膏,涂上去之后可以消肿化瘀,见效极快,送给你吧。”

  墨白从怀里摸出个小盒,抛到了小桃手里。

  小桃对他更是感激,她嘴上虽然没说一个“谢”字,可是她那含笑的嘴角已经足够说明这一切了。

  若水一看那只小药盒,不由得啼笑皆非,这个家伙居然把她的东西拿来做人情。

  不用说,今天他的这一下出手漂亮之极,一下子就收服了小桃的心。

  “来,小桃,我帮你擦药。”她从小桃手里拿过药盒,挑了点药膏均匀的涂在小桃肿起来的脸上。

  小桃马上觉得丝丝清凉,原本火辣辣的感觉顿时大减,变得舒服了许多。

  “小姐,这药真好,涂上去马上就不痛了。墨白公子他……真是个好人。”她的眼睛里射出崇拜的光芒,瞬也不瞬地看着墨白。

  然后她发现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她的脸上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  小桃呆住了,她被众人看得莫名其妙,忍不住往若水身后缩去,拉着若水的衣袖,小声道:“小姐,他们为什么都在看我?眼光还怪怪的?是不是想冲上来打我啊?”

  “有小白在,谁也不敢再动你一根手指。”若水的声音不大,却带着一抹坚决,听得在场的人心中一震。

  “那他们为什么老看着我?”

  “因为你长得好看啊。”若水轻笑一声,故意逗她,希望她把刚才不开心的事忘掉。

  “小姐,你又取笑我。”小桃不高兴地嘟起嘴来。

  她却没留意,她的脸已经半点也不疼了。

  刚才她一下子吸引了众人视线的原因,就是因为涂了那薄薄一层药膏之后,不过是短短说了几句话的时间,她肿起了五根手指印的右半边脸颊已经平复如初,看不出一点痕迹。

  这神奇的一幕,让所有人都惊叹不己。

  德荣郡主已经忘了脸上的痛,她呆呆地看着小桃那白里透红的脸,眼中露出贪婪的光。

  忽然伸手一指她手中的药盒,大声叫道:“来人,把那盒药膏给本郡主拿过来!”

  一听到她盛气凌人的话,小桃再次出离愤怒了。

  她把手里的药膏攥得紧紧的,冒火的瞪着德荣郡主,就像一只好斗的小狮子。

  “这是我的东西,凭什么给你!”

  德荣郡主手下人全对着小桃冲去,打算从她手中抢过来。

  墨白冷冷一笑,向前迈了一步,站在小桃身前。>

  他一个字也没说,只是用一双冰冷的目光对着众人扫视了一眼,众人情不自禁的打起了哆嗦,不敢再向前踏进一步,开始悄悄往后缩了缩。

  他们都被墨白露的那手功夫给震慑住了。

  德荣郡主恨恨的瞪了墨白一眼,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替一个小丫头出头,来和自己这个郡主做对。

  她咬了咬牙,忽然仰起脸来,眼中含泪,楚楚可怜地扯了扯夜涤尘的袖子:“十三表哥,你瞧雪儿的脸,真的好痛!雪儿也想用那盒药膏擦脸,你帮雪儿拿过来,好不好?”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3247/122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