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雪梅看到丈夫怔怔的模样,指甲深深陷进了掌心。

  他又在想那个死鬼了!

  这么多年了,他的心里一直有那个死鬼女人,从来没有忘记过她。

  不过她怎么用心计用心思嫁给了他,始终没办法取代那个死鬼在他心里的位置。

  本来她以为日子还长,她总有法子让丈夫慢慢忘了那个影子,让自己住进去。

  可是现在死鬼的女儿来了,成天在丈夫眼皮子底下晃着。

  那死鬼的女儿又长了一双和那死鬼一模一样的眼睛。

  每当丈夫看到那双眼睛,就会想起那个死鬼。

  刘雪梅恨得心里在滴血。

  她完全没留意此时沈清如的目光轻飘飘的掠过她的脸庞。

  她的耳朵上戴了一对珍珠镶钻的耳饰。

  珍珠又圆又大,莹润洁白,非常漂亮。

  这是孔柔的首饰!

  沈清如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  果然,妈妈的首饰也落进了刘雪梅的手里。

  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妈妈的东西拿回来。

  但是,不急,来日方长。

  所有他们从她手里拿走的,她要一样一样,一点不少的全部拿回来!

  突然,一声门响。

  多日没有回家的沈康回来了。

  他一进家门,就带来了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道。

  刘雪梅马上迎上前去。

  “阿康,怎么好几天没回家?吃饭了没,瞧你这样子一定是没吃饭,张婶,快去炒几个菜,大少爷回来了。”她连声吩咐张婶,又心疼的看着儿子一脸疲惫的脸。

  沈康的模样的确很憔悴,眼睛里全是红丝,眼圈发黑,像是几天几夜没睡好觉。

  刘雪梅拉着儿子先坐在沙发上,又亲自给儿子倒了一杯热奶茶。

  沈康先和沈在望打了个招呼,叫了一声:“沈叔叔。”

  这才坐下来。

  他一举一动,斯文儒雅,像是受过良好的教育。

  这也是刘雪梅最引以为傲的地方。

  别看她没读过什么书,又是乡下长大的,可是她养出了一个品貌兼优、人人皆夸的好儿子。

  儿子特别有出息,凭自己的本事考进了医学院,虽然毕业分配的时候托了点沈在望的关系才进了这所市重点医院,年纪轻轻就当了主治大夫,但也是他自己有本事。

  沈在望也一脸关切的看向沈康:“医院很忙吧?有几天没睡觉了?”

  对这个儿子,虽然不是亲生的,他还是像父亲一样关心着。

  沈康被刘雪梅也改了姓沈,他对沈在望也十分尊敬,却始终没有像沈芸和沈彤一样改口称呼沈在望为爸爸,而是一直称呼他为沈叔叔。

  不管刘雪梅背后怎么数落教育他,他都始终不肯改口。

  他的坚持让刘雪梅又气又无奈,却让沈在望十分欣赏。

  沈在望不在乎一个称呼,他看得出来,沈康是打心里对自己敬重,这就够了,又何必一定要喊声爸呢?

  沈康是唯一一个还记挂他亲生父亲的人。

  每个人都会给他的生父寄生活费,但这件事刘雪梅不知道,沈在望却是知道的。

  他就更加欣赏沈康了。

  这孩子有孝心,是个好孩子。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3247/157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