靳老爷子只觉得膝盖处像是要一片片裂了开来,那种痛不亚于用刀削斧劈,比伤处作的时候还要痛上十倍。

  但他一声没哼,反而笑道:“也没什么感觉嘛,丫头,你只管放心大胆的扎。”

  沈清如对他竖了竖大拇指,赞了一句:“老爷子,真英雄。”

  靳老爷子被这一句简单的夸赞给取悦了,眉毛高高的挑起,笑容满面。

  “小丫头嘴真甜,哄得爷爷很开心。”

  “……”靳夫人和一众专家们惊讶得嘴都合不拢来。

  他们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。

  靳少梅却笑出了声,得意地看了靳少北一眼,想开口打趣他两句,却现弟弟的两眼珠子根本就像长在了沈清如的脸上,对周围的人都视而不见。

  哼,重色轻姐!

  她心里吐槽了一句,不过也不生气,因为她越来越喜欢沈清如了。

  比她那个势利眼的后妈和后姐强百倍!

  她扫了一眼房间角落里的刘雪梅母女两个,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厌恶和鄙夷,就像是看到一对丑不拉叽的老鼠,真想轰出门去。

  沈芸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,心头在滴血。

  靳老爷子每夸一句沈清如,就像是在她心里狠狠割了一刀,现在她心里已经是伤痕累累,血肉模糊。

  她死死咬着嘴唇才没让自己当众失态。

  刘雪梅忽然掐了女儿一把:“别做出这副死人脸,事情还有转机。”

  沈芸吸了口气,努力把到了眼眶的眼水咽了回去。

  她不再去看沈清如,带着泪光的眸子眨也不眨地盯着靳少北。

 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靳少北的半张侧脸,但就是这半个侧脸,也真是好看。

  眉峰凌厉带着寒意,眼睛像是淬了冰一样的深井,鼻子又挺又直,嘴唇薄而微抿。

  他的身材也让她为之着迷。

  靳少北穿着一件式样简单的衬衫,袖口卷起,露出一小半的胳膊。

  因为常年在军中锻炼的缘故,肌肤呈健康的小麦色,两条腿修长笔直,背影挺拔英俊。

  沈芸都快不能呼吸了,眼光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后脑勺。

  傅少北忽然一侧头,犀利的眸光对上了她。

  那眼底的冰寒瞬间让沈芸打了个冷颤。

  她忙垂下眼帘,虽然全身冷,心里却甜丝丝的像是吃了一勺蜜糖。

  七公子看我了!七公子看我了!

  她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。

  但要让她再回望过去,她却说什么也没了那个胆子。

  “老爷子,现在要停针二十分钟,然后我再给你取针,除了按摩和针炙之外,我会再给您开一个方子,是中药,您按方服药,三天之后,就可以下床行走。”

  沈清如说完,周围又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。x8

  三天后就能下床走动?

  这牛皮吹的!

  专家组的成员打心里嗤了一声。

  不管是西医还是中医,从来没有人敢说话这样笃定的,居然打起包票来。

  也幸亏她没有开业行医,否则非被病人砸烂了招牌不可。

 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没吃过亏不知道什么叫走夜路。

  很好,他们会在这里一直盯着,倒要瞧三天之后,这丫头是怎么打自己的脸的。

  https:///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3247/179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