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说的再天花乱坠,就能掩盖住他亲眼看到的事实吗?

  他明明亲眼看到,她和墨白躺在同一张**上。

  他冲进那家客栈的时候,掌柜的说,投店的是一对小夫妻。

  这说明他们在一起的这些天,一直是以夫妻相称。

  而且如果他们真的清白,又怎么会同榻而眠?她既没被墨白点了穴道,又亲口说不是被墨白强迫,那说明了什么?

  说明她全是自愿!

  老八恨不得把手里的小药包扔在她这个当面说谎的女人的脸上,然后劈头盖脸的怒骂她一顿。

  可是看到她那憔悴的面容,苍白的脸色,和没有半点血色的嘴唇,老八只觉得心里一痛,手中的药包似有千斤重,说什么也扔不下去。

  他用力转开了头,沉默着向墨白走去。

  不管她做错了什么事,在他的心里,他都会一样的待她。即使她骗他,他也乐意相信。

  他永远做不到拒绝她的要求。

  面对她,他再坚硬的心也会变得柔软。

  老八打开手中的药包,放在墨白的面前。

  说起来他对这个墨白还是十分佩服的。

  他中了软筋散这么长时间,居然还能直立不倒,而周围的衣人,包括他的十九师弟,全都瘫在地上倒一堆烂泥。

  这其中自然是因为他内力最强,但他能支撑到现在,却也显示了他宁折不弯的傲骨<=".。 老八虽然恨他,但对于有骨气的男人,他还是十分欣赏。="" 所以他也不想再折辱这个男人。="" 至于解了毒之后,墨白会不会翻脸无情,出手要了他的命,他才不在乎!="" 墨白嗅了嗅纸包中的药粉,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气直冲入脑,全身的劲力渐复。="" 他闭目运功,只一嗅儿的功夫,体内的软筋散之毒已经驱出了大半,他站直了身体,冷眼瞧着老八,一股凛凛的寒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。="" 老八却对他双眼中露出来的杀气视而不见,坦然不惧,淡淡道:“好了么?如果你的毒解了,我要去找我七哥了。”="" 七哥和墨白的那个十三师兄不见了这么久,他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。="" 虽然老八敢断定,那个十三师兄绝对不会是小七的对象,但是时间过得越长,他就越觉得不安,好像会发生什么变故一样。="" 尤其是十三师兄曾经提到过一句大师兄,既然能成为他们的大师兄,那功夫一定很高深吧?万一他突然出现,七哥以一敌二,肯定是凶多吉少。="" 这样一想,他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再也呆不住了。="" “等等。”墨白一伸手,从他手中夹手拿过那个小药包,走到那面带稚气的白衣少年面前,蹲了下来。="" 那少年一双眼睛闪烁着愧疚的泪光,几乎不敢看向墨白。="" 如果不是他相信了老八的话,十七师兄也不会被他害得差点丢了性命。="" 十七师兄在他心里就像是一尊神邸,是只能让他仰望的存在。="" 虽然在师门中,十七师兄对谁都是冷冷的爱搭不理,可却在他被同门师兄欺负的躲在角落里痛哭的时候,十七师兄亲手传授了他一招剑法,就是靠着这招剑法,他在第二天把欺负他的那几个师兄狠狠震慑了一把,扬眉吐气。="" 从那以后,他就对十七师兄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和好感,却从来不敢靠近,只敢远远地仰望。="" 这次十七师兄接到任务出门,大师兄带着他,三师兄还有十三师兄一起,追踪在十七师兄的身后,他以为是奉师命保持十七师兄,还觉得暗暗好笑。="" 十七师兄可是天下第一高手,也是他们师门中的骄傲。="" 凭十七师兄的功夫,哪里还需要别人的保护!="" 可他没想到的是,有一天晚上,他偷听到大师兄和三师兄的谈话,他们的任务居然是监视十七师兄的一举一动!="" 他虽然不敢违背师命,却对这条命令产生了怀疑。="" 为什么师父和师兄他们会突然对十七师兄起了戒心?这么多年来,十七师兄接的任务,从来没有出过任何纰漏,更从来没有做出任何一件违背师命的事来。=""><=".。 可是他人微言轻,又有谁会把他的话放在耳里。="" 他们三个人悄悄地缀在十七师兄身后,可没想到,还是被十七师兄察觉了异动,很快就把他们甩开了。="" 但大师兄对十七师兄太了解了,他很快就找出了十七师兄沿途经过留下的蛛丝马迹,一路追踪过来。="" 十七师兄这次接到的任务,据大师兄说并不难完成。="" 他以为当他们追到十七师兄的时候,他一定已经提着任务目标的脑袋回来了。="" 可他们看到的却是,那人居然好端端的活着,而十七师兄却掳走了他的妻子。="" 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?="" 就连大师兄都百思不得其解。="" 三师兄就是在那个晚上消失不见了。他只留下了一个指示的箭头,然后整个人就再也无影无踪了。="" 十三师兄一口咬定是十七师兄杀了三师兄。="" 他信!="" 可他绝对不会当着大师兄的面前,这样承认。="" “十七师兄……”他看着墨白,想说话,却张不开嘴,这句话在舌尖上打着转就是吐不出来。="" “小十九,你回去吧!”墨白直直的看着他,面无表情。="" 他把手中的解药放在十九师兄的鼻端,让他嗅了几嗅,见他手指微微一动,知道解药有效,便站起身来。="" “你留在这,照顾她!”老八咬了咬牙,看了若水一眼,对墨白道。="" 他不放心若水,更不放心小七,虽然他看墨白一百个不顺眼,但他也知道,只要有墨白在这里,就算来了再多的敌人,他也会护得她平安周全。="" “不!你留下,我去。”墨白淡淡道。="" “你?谁知道你会不会和你那十三师兄一起,沆瀣一气,加害我七哥?”老八面露狐疑。="" “你信不信由得你,但我敢断定,就凭你,是找不到他们的去处的。”="" 墨白在周围转了一圈,仔细观察着地上的树叶和泥土,眼中闪动着光芒。="" “我十七师兄的追踪之术天下无双,谁也比不上!”那白衣稚气少年已经恢复了力气,站起身来,一脸骄傲的说道。="" 老八登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。="" 墨白冷眼一瞥他,转身欲走。="" “墨白,小七在哪,我要一起去。”若水突然开口道。="" 她刚刚清醒过来,唯独不见了小七,已经心知有异,加上刚才听了老八的话,知道小七是和十三师兄一起消失的,不由大为着急。="" 墨白的身手她很清楚,那十三师兄既然是他的师兄,功夫纵然是不及他,想来也不会比他逊色多少,小七如果和他相遇,胜负未知,她如果不亲眼看到,又如何能够安心?="" 墨白只是沉吟了一下,就答道:“好,我带你去。”他伸手欲拉若水。="" “你别碰她!”老八一拦,挡在他和若水的中间。="" “喂,你不许对我十七师兄无礼!”十九师弟叫道。="" 若水揉了揉眉心,这都是哪儿和哪儿啊,关系真够复杂的。="" 真是乱成了一团糟。="" “谁都不用扶,我自己会走!”她从怀中摸出一颗药丸,丢进嘴里咽下,片刻的功夫,就精神大振,从地上一跃而起,道:“走罢!”="" 墨白深深看了她一眼,什么话也没说,循着小七和十三师兄留下的痕迹,一路追踪。="" 那十九师弟紧紧跟在他的身后。="" 老八回身看了若水一眼,见她不离不弃的跟在自己后面,把伸出去想要拉她一把的手又缩了回来。="" 他有些不放心地看着走在前面的墨白和十九师弟。="" 谁知道他二人安的是什么心,要是万一他们和他的那个十三师兄一个鼻孔出气,该如何是好?="" 突然,他只觉得掌心中多了一样东西,那自是若水塞进他的手里的,他轻轻一握,已经感觉出来是个小瓷瓶,和他不久前从她身上取出的那个盛着软筋散的小瓶形状一模一样。="" 和若水相识这么久,他知道她身上稀奇古怪的东西着实不少,怀里更是藏着各种各样的小瓶,瓶的形状不同,里面盛的药丸也各不相同。="" 他握着这只小瓷瓶,只觉得心中一暖。="" 她给他这只小瓶的用意不言而喻。="" 显然她的意思是,如果前面那二人对七哥不利,他大可不用顾忌的对这二人施用软筋散。="" 这么说来,在她的心里,七哥的位置比那个墨白更重要!="" “别动,就在前面。”墨白突然止住了脚步。="" 众人已经听到了呼呼的兵刃破风之声,不绝传来。="" “蛇鞭!”老八听到破空之声,脸色不由一紧,那鞭声霍霍,舞动甚急,却听不到兵刃相交之声,难道七哥依旧是赤手空拳吗?="" 他顾不得墨白的出言警告,正准备一跃而出,去相助七哥,眼前突然白影一闪,墨白拦在了他前面,喝道:“不许去!”="" “你果然和你的十三师兄是一起的!你故意引我来到这里,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吧!”老八满脸戒备之色,挡在若水身前。="" 但他马上想起,墨白伤害谁,也不会加害若水。="" 他要杀的人,只有自己和七哥!/站推《我的嫩模生涯》网="" 可是他人微言轻,又有谁会把他的话放在耳里。="" 他们三个人悄悄地缀在十七师兄身后,可没想到,还是被十七师兄察觉了异动,很快就把他们甩开了。="" 但大师兄对十七师兄太了解了,他很快就找出了十七师兄沿途经过留下的蛛丝马迹,一路追踪过来。="" 十七师兄这次接到的任务,据大师兄说并不难完成。="" 他以为当他们追到十七师兄的时候,他一定已经提着任务目标的脑袋回来了。="" 可他们看到的却是,那人居然好端端的活着,而十七师兄却掳走了他的妻子。="" 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?="" 就连大师兄都百思不得其解。="" 三师兄就是在那个晚上消失不见了。他只留下了一个指示的箭头,然后整个人就再也无影无踪了。="" 十三师兄一口咬定是十七师兄杀了三师兄。="" 他信!="" 可他绝对不会当着大师兄的面前,这样承认。="" “十七师兄……”他看着墨白,想说话,却张不开嘴,这句话在舌尖上打着转就是吐不出来。="" “小十九,你回去吧!”墨白直直的看着他,面无表情。="" 他把手中的解药放在十九师兄的鼻端,让他嗅了几嗅,见他手指微微一动,知道解药有效,便站起身来。="" “你留在这,照顾她!”老八咬了咬牙,看了若水一眼,对墨白道。="" 他不放心若水,更不放心小七,虽然他看墨白一百个不顺眼,但他也知道,只要有墨白在这里,就算来了再多的敌人,他也会护得她平安周全。="" “不!你留下,我去。”墨白淡淡道。="" “你?谁知道你会不会和你那十三师兄一起,沆瀣一气,加害我七哥?”老八面露狐疑。="" “你信不信由得你,但我敢断定,就凭你,是找不到他们的去处的。”="" 墨白在周围转了一圈,仔细观察着地上的树叶和泥土,眼中闪动着光芒。="" “我十七师兄的追踪之术天下无双,谁也比不上!”那白衣稚气少年已经恢复了力气,站起身来,一脸骄傲的说道。="" 老八登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。="" 墨白冷眼一瞥他,转身欲走。="" “墨白,小七在哪,我要一起去。”若水突然开口道。="" 她刚刚清醒过来,唯独不见了小七,已经心知有异,加上刚才听了老八的话,知道小七是和十三师兄一起消失的,不由大为着急。="" 墨白的身手她很清楚,那十三师兄既然是他的师兄,功夫纵然是不及他,想来也不会比他逊色多少,小七如果和他相遇,胜负未知,她如果不亲眼看到,又如何能够安心?="" 墨白只是沉吟了一下,就答道:“好,我带你去。”他伸手欲拉若水。="" “你别碰她!”老八一拦,挡在他和若水的中间。="" “喂,你不许对我十七师兄无礼!”十九师弟叫道。="" 若水揉了揉眉心,这都是哪儿和哪儿啊,关系真够复杂的。="" 真是乱成了一团糟。="" “谁都不用扶,我自己会走!”她从怀中摸出一颗药丸,丢进嘴里咽下,片刻的功夫,就精神大振,从地上一跃而起,道:“走罢!”="" 墨白深深看了她一眼,什么话也没说,循着小七和十三师兄留下的痕迹,一路追踪。="" 那十九师弟紧紧跟在他的身后。="" 老八回身看了若水一眼,见她不离不弃的跟在自己后面,把伸出去想要拉她一把的手又缩了回来。="" 他有些不放心地看着走在前面的墨白和十九师弟。="" 谁知道他二人安的是什么心,要是万一他们和他的那个十三师兄一个鼻孔出气,该如何是好?="" 突然,他只觉得掌心中多了一样东西,那自是若水塞进他的手里的,他轻轻一握,已经感觉出来是个小瓷瓶,和他不久前从她身上取出的那个盛着软筋散的小瓶形状一模一样。="" 和若水相识这么久,他知道她身上稀奇古怪的东西着实不少,怀里更是藏着各种各样的小瓶,瓶的形状不同,里面盛的药丸也各不相同。="" 他握着这只小瓷瓶,只觉得心中一暖。="" 她给他这只小瓶的用意不言而喻。="" 显然她的意思是,如果前面那二人对七哥不利,他大可不用顾忌的对这二人施用软筋散。="" 这么说来,在她的心里,七哥的位置比那个墨白更重要!="" “别动,就在前面。”墨白突然止住了脚步。="" 众人已经听到了呼呼的兵刃破风之声,不绝传来。="" “蛇鞭!”老八听到破空之声,脸色不由一紧,那鞭声霍霍,舞动甚急,却听不到兵刃相交之声,难道七哥依旧是赤手空拳吗?="" 他顾不得墨白的出言警告,正准备一跃而出,去相助七哥,眼前突然白影一闪,墨白拦在了他前面,喝道:“不许去!”="" “你果然和你的十三师兄是一起的!你故意引我来到这里,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吧!”老八满脸戒备之色,挡在若水身前。="" 但他马上想起,墨白伤害谁,也不会加害若水。="" 他要杀的人,只有自己和七哥!/站推《我的嫩模生涯》网="">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3247/53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