!--go-->

  若水虽然一身毒技,遇到寻常之人自是不怕,但怕只怕像自己这样的武功高手,若是突然出手,出其不意地制住了她,她就算毒技再高,也是防不胜防。()(

  “父皇,儿臣不是担心这个……”小七欲言又止。

  不行!

  不能把姚后密谋宫变的事告诉父皇。

  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  自己必须抓到有力的证据,才能证据确凿,让那姚后再也翻不了身。

  如果现在就告诉父皇,一来让父皇忧心,二来,也容易走漏风声,打草惊蛇。

  “回父皇,是水儿她最近……最近身体不适,儿臣是担心,我不在她身边,她会不好好用膳。”

  小七灵机一动,想起一个绝佳的理由来。

  圣德帝长眉一挑,眼中迅速冒出光彩来。

  “对了,老七,朕记得前几天夜宴之时,你曾说过,水儿最近她胃口不好,喜食酸物,莫不是水儿她……有喜了?”

  一想到这个可能,他一双老眼睁得老大,满是期待地看着小七。

  “唔。”小七含含糊糊地应道:“儿臣也不敢确定,所以儿臣才想要陪在她身边,让她多吃点。”

  “好,好。那你快回去陪水儿用膳吧,去吧,去吧,记得,如果有了喜信儿,一定要派人通知朕。”圣德帝挥挥手。

  “是,父皇。”小七答应了一声,转身欲行。

  圣德帝看着他的背影,苍老的眼中精光不减,似调侃似叹息地说了一句:

  “朕没想到,有一天朕的老七,竟也会用情如此之深。”

  小七脚步一顿,忍不棕头看向圣德帝。

  圣德帝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忽而叹息一声,摆摆手。

  “去吧,去吧,好好陪陪水儿,这些奏折嘛,朕自己批。”

  “多谢父皇。”

  圣德帝看着小七的背影消失不见,才长长地叹息一声。

  “老七这副执拗又专情的性子,也不知是像了谁。”他喃喃低语。

  不知何时传膳回来的德喜公公闻言,悄悄看了看圣德帝,垂头不语。

  还能像谁!

  太子殿下这专情的性子,和陛下您简直一模一样!

  圣德帝若有所思<=".。 自古以来,帝皇无情。="" 若是老七如此迷恋若水,他倒真的要仔细斟酌一下,这皇位要不要传于老七,只因为……红颜祸水!="" 他自己就是极好的例子。="" 他曾经受过的苦和痛,他不希望自己最厚爱的儿子也和自己一样尝受!="" 如果可以,他希望他的老七和若水,能够过上普通人那样的生活,虽然没有荣华富贵,却一世逍遥快乐!="" 那样的日子啊,她曾经那样渴求,可自己身为帝皇,却始终无法满足她的心愿。="" 就因为年轻时候的自己,舍不下这皇权,舍不下这龙椅!="" 等到失去她之后,他才悔之晚矣!="" 老七,唉!老七,你说,朕究竟该不该让你坐上朕的位置呢?="" 圣德帝缓步走上御座,扶着雕龙描金的龙椅慢慢坐了下来,打开奏折,执起御笔。="" 可他久久未落一字。="" 他的思绪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某个人,捏住笔杆的手指一紧。="" 良久后,他叹息一声,低下头批阅了起来。="" 小七前脚刚出勤政殿,马上有一名小太监凑上前来,一脸谄媚地叫道:“太子殿下,太子殿下。”="" 小七足下生风,连头也不回。="" 他现在没空搭理这些扒上来讨好逢迎的小太监们。="" 那小太监一溜地跟在他屁股后面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气喘咻咻地道:“太子殿下,太子妃让奴才传句话……”="" 小七瞬间站住了脚步,回身。="" “太子妃?什么话?”他冷冷看向那朽。="" 太子殿下的眼神好冷啊。="" 那朽好容易追上小七,还来不及喘气,就打了个寒颤。="" “太子妃让奴才禀报太子殿下,她说这宫里头不唱戏,她、她回府去了。”="" 小太监重复的是若水的原话,没头没脑,他半点也听不明白。="" 小七却一听便知,扬了扬眉,原来她是觉得无聊了啊。="" 他放下心来,随手抛出一锭碎银,丢在那小太监的怀里,不去理那小太监又惊又喜地道谢声,足不停步地回了太子府。="" 为了担心她的安危,他连父皇特赐为自己准备的御膳也没吃,不知道她回府之后,会为自己准备什么样的好东西吃呢?="" 眼看着距离府邸越来越近,小七脸上出现一丝期待的微笑。="" 不知道她会不会做自己最喜欢吃的蟹粉狮子头,还有她****的水晶虾饺,那透明的薄皮,鲜美的汤汁,轻轻一咬,鲜香满口……=""><=".。 哪知他还没来到厢房门外,远远地就听到了若水的声音:="" “来!小桃,你尝尝这个,这可是秀我亲手做的,好不好吃?好吃吧!知道这个叫什么不?这叫水煮肉片,又香又辣,包你吃上一口就忘不掉!喂,青影,你为什么干坐着不吃饭?是不是嫌我做的菜不好吃?瞧你这么瘦,像个竹竿一样,你家主子是不是平时都不给你吃饱饭?哎,真可怜,以后你就和小桃一样,跟我一起吃,包你三个月之后,吃得肥肥白白……”="" 青影的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,盯着若水挟在他碗里的冒着红油的大肥肉片,不知道是该吃呢,还是不吃呢。="" 也不知道今天太子妃遇到了什么事,从宫里回来心情就特别的好,不但亲自下厨做了几道稀奇古怪,他从未见过的菜,还非逼着他和小桃一起试吃她的手艺。="" 对于太子妃做菜的手艺,青影可是记忆犹新,犹有余悸。="" 记得选婿大会的时候,太子妃当时还是柳家大秀,她亲手做的四样菜肴,那个颜色叫一个漂亮,红白黄绿,让人赏心悦目。="" 但是那菜的味道,青影虽然并未吃过,但他亲眼看到过几位试吃的公子们那难看的表情,简直……简直惨不忍睹。="" 当自家主子吃到她做的菜时,居然还能面不改色,就冲这一点,青影就对小七佩服得五体投地。="" 他简直不敢想像,要是有一天小桃也做出像她家秀那样的菜来给自己吃,自己是吃……还是不吃!="" 可现在这个问题他不需要想了,太子妃已经把她亲手做的菜,亲自挟给了他。="" 他是不吃也得吃!="" 青影瞪着碗里的那片红油肉片,就像瞪着一个十恶不赦的仇人,一脸的苦大仇深。="" 他的余光看到若水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,视死如归地提起筷子,挟起那块肉片,往嘴巴里一扔。="" 他准备嚼也不嚼,就这么吞下肚去。="" 哪知道肉片一入嘴,一股鲜美之极的味道登时在舌尖绽了开来。="" 很辣,很麻,很鲜,很热,也很香……="" 他不由自主地嚼了几下,越嚼越是美味。="" 肉很嫩。="" 他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嫩的牛肉。="" 太好吃了!="" 一块肉片落肚,青影忍不住舔了舔嘴唇,也不待若水再说第二句话,提起筷子主动去挟了一块肉片,再次丢进了嘴巴里。="" 看到青影吃得津津有味,小桃终于大起胆子,挟起若水放在自己碗里的一块黄澄澄的东西,送进了嘴里。="" “这个叫香橙蜜汁炸酥奶,喜欢吗?”若水眉眼弯弯,笑看小桃。="" “唔,喜欢。”小桃满嘴都是酥奶,呜呜地话都说不清,连连点头。="" “再尝一块这个,这个也好吃……”="" 若水不停地把自己在现代吃过的,终于试做成功的菜品,一一挟给小桃和青影,看到二人吃得不亦乐乎,心里油然升起了满足感。="" 看来她的手艺还不坏。="" 经过好多次偷着练习,做出来的菜已经有了七成八的火候和味道。="" 下次,就可以做给小七尝一尝了。="" 不知道他看到这些菜肴的时候,会不会觉得又惊又喜呢?="" 若水托着下巴,悠然瑕思。="" 很快,又惊又喜的人就变成了她。="" “主子……”="" 青影毕竟是影卫。="" 虽然小七并没有发出半点声息,但他本能的察觉到不对。="" 有杀气!="" 他猛一抬头,正好看见站在门口,脸色不善的小七,心中一颤,马上站起来。="" 若水也感觉到身后突然多了一股冷冽的气息,听了青影的叫声,满脸惊喜地回过头来,叫道:“小七,你回来啦?”="" 小七冷着脸迈进房里。="" 他对着桌上的菜肴打量了几眼,又嗅了嗅空气中飘着的香气。="" “味道不错啊,”他转头看向若水:“全是你的手艺?”="" “是啊。”若水像是并未发觉小七的异样,笑眯眯地道:“这些都是一些寻常菜肴,咱们府里的厨子做不出来,我以前曾经吃过,就试着做一做,味道还不错,下次我再做给你吃。”="" 小七闻言,扬了扬眉。="" 下次?="" 为什么这次就吃不得?="" 他一撩袍角,坐了下来,提起了若水方才用过的筷子,道:“何必要等到下次?我正好还没用膳,就尝尝你的手艺。”="" 说完,伸筷子对着那道飘着红红油汤的水煮肉片挟了过去。="" 青影登时一闭眼,不敢直视。="" 小桃也一低头。="" 若水则吸了口凉气。="" 他们三个都知道,小七不吃辣!="" 可他偏偏第一筷子挟的就是这道辣中之辣的水煮肉片。="" 这是什么意思?="" 青影马上意识到:主子生气了!事情很不妙!="" 哪知他还没来到厢房门外,远远地就听到了若水的声音:="" “来!小桃,你尝尝这个,这可是秀我亲手做的,好不好吃?好吃吧!知道这个叫什么不?这叫水煮肉片,又香又辣,包你吃上一口就忘不掉!喂,青影,你为什么干坐着不吃饭?是不是嫌我做的菜不好吃?瞧你这么瘦,像个竹竿一样,你家主子是不是平时都不给你吃饱饭?哎,真可怜,以后你就和小桃一样,跟我一起吃,包你三个月之后,吃得肥肥白白……”="" 青影的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,盯着若水挟在他碗里的冒着红油的大肥肉片,不知道是该吃呢,还是不吃呢。="" 也不知道今天太子妃遇到了什么事,从宫里回来心情就特别的好,不但亲自下厨做了几道稀奇古怪,他从未见过的菜,还非逼着他和小桃一起试吃她的手艺。="" 对于太子妃做菜的手艺,青影可是记忆犹新,犹有余悸。="" 记得选婿大会的时候,太子妃当时还是柳家大秀,她亲手做的四样菜肴,那个颜色叫一个漂亮,红白黄绿,让人赏心悦目。="" 但是那菜的味道,青影虽然并未吃过,但他亲眼看到过几位试吃的公子们那难看的表情,简直……简直惨不忍睹。="" 当自家主子吃到她做的菜时,居然还能面不改色,就冲这一点,青影就对小七佩服得五体投地。="" 他简直不敢想像,要是有一天小桃也做出像她家秀那样的菜来给自己吃,自己是吃……还是不吃!="" 可现在这个问题他不需要想了,太子妃已经把她亲手做的菜,亲自挟给了他。="" 他是不吃也得吃!="" 青影瞪着碗里的那片红油肉片,就像瞪着一个十恶不赦的仇人,一脸的苦大仇深。="" 他的余光看到若水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,视死如归地提起筷子,挟起那块肉片,往嘴巴里一扔。="" 他准备嚼也不嚼,就这么吞下肚去。="" 哪知道肉片一入嘴,一股鲜美之极的味道登时在舌尖绽了开来。="" 很辣,很麻,很鲜,很热,也很香……="" 他不由自主地嚼了几下,越嚼越是美味。="" 肉很嫩。="" 他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嫩的牛肉。="" 太好吃了!="" 一块肉片落肚,青影忍不住舔了舔嘴唇,也不待若水再说第二句话,提起筷子主动去挟了一块肉片,再次丢进了嘴巴里。="" 看到青影吃得津津有味,小桃终于大起胆子,挟起若水放在自己碗里的一块黄澄澄的东西,送进了嘴里。="" “这个叫香橙蜜汁炸酥奶,喜欢吗?”若水眉眼弯弯,笑看小桃。="" “唔,喜欢。”小桃满嘴都是酥奶,呜呜地话都说不清,连连点头。="" “再尝一块这个,这个也好吃……”="" 若水不停地把自己在现代吃过的,终于试做成功的菜品,一一挟给小桃和青影,看到二人吃得不亦乐乎,心里油然升起了满足感。="" 看来她的手艺还不坏。="" 经过好多次偷着练习,做出来的菜已经有了七成八的火候和味道。="" 下次,就可以做给小七尝一尝了。="" 不知道他看到这些菜肴的时候,会不会觉得又惊又喜呢?="" 若水托着下巴,悠然瑕思。="" 很快,又惊又喜的人就变成了她。="" “主子……”="" 青影毕竟是影卫。="" 虽然小七并没有发出半点声息,但他本能的察觉到不对。="" 有杀气!="" 他猛一抬头,正好看见站在门口,脸色不善的小七,心中一颤,马上站起来。="" 若水也感觉到身后突然多了一股冷冽的气息,听了青影的叫声,满脸惊喜地回过头来,叫道:“小七,你回来啦?”="" 小七冷着脸迈进房里。="" 他对着桌上的菜肴打量了几眼,又嗅了嗅空气中飘着的香气。="" “味道不错啊,”他转头看向若水:“全是你的手艺?”="" “是啊。”若水像是并未发觉小七的异样,笑眯眯地道:“这些都是一些寻常菜肴,咱们府里的厨子做不出来,我以前曾经吃过,就试着做一做,味道还不错,下次我再做给你吃。”="" 小七闻言,扬了扬眉。="" 下次?="" 为什么这次就吃不得?="" 他一撩袍角,坐了下来,提起了若水方才用过的筷子,道:“何必要等到下次?我正好还没用膳,就尝尝你的手艺。”="" 说完,伸筷子对着那道飘着红红油汤的水煮肉片挟了过去。="" 青影登时一闭眼,不敢直视。="" 小桃也一低头。="" 若水则吸了口凉气。="" 他们三个都知道,小七不吃辣!="" 可他偏偏第一筷子挟的就是这道辣中之辣的水煮肉片。="" 这是什么意思?="" 青影马上意识到:主子生气了!事情很不妙!="">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3247/61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