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大海定了定心神,一看眼前的人居然是钱小豪,登时气不打一处来,喝道:“小猴儿崽子,居然敢拿你胡爷开玩笑,屁股上的皮子痒痒了是不?”

  钱小豪嘻嘻一笑,身子一矮,躲开了胡大海拍过来的一记巴掌,连连抱拳道:“胡爷,是小豪鲁莽了,胡爷千万手下留情。(..)”

  胡大海一瞥眼间,看到若水正似笑非笑地瞅着自己,不由得老脸一红。

  “太子妃,您……平安无事吧?”他有些心虚,刚来山匪来袭的时候,他不懂武功,看到一个个山匪有如凶神恶煞般,手持明晃晃的刀子,见人就砍,吓得手足无措,一猫腰,就钻进了若水的马车厢下面。

  哪知道他钻得太急,一下子跌了个狗啃泥,脑袋磕在了地上的石块上,居然迷迷糊糊地,也不知道是睡了过去,还是晕了过去,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他都完全不知。

  “我没事,老胡子,这些山匪现在已经弃暗投明,被我收编为太子殿下的亲兵,由这位七统领管辖,以后,咱们就都是自己人了。”若水微微一笑,并不以老胡子临阵脱逃为忤。

  每个人都会胆小,也会怕死,胡大海也只是做了一个常人该做的事。

  她并不认为,所有的人都会为了她奋不顾身,泯不畏死。

  像小七那样,把她放在重中之重的,有一人足矣

  她并不贪心。

  若水并不追究,让胡大海又是感激,又是惭愧,他讪讪地低下了头,又抬了起来,诧异地看着对面的一众青衣山匪。

  现在他们已经完全换了另外一副面貌,不再是穷凶极恶地喊打喊杀,而是像一群温驯的小绵羊般,整整齐齐地站在那位衣护卫的身后。

  那衣护卫……就是太子妃口中的七统领?

  奇怪,他在皇宫呆了这么多年,皇宫中的各路统领他几乎都见过面,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一脸木然的衣青年。

  可是太子妃的话,总不会有假。

  “老胡子,你安排一下这些人的衣食住行,咱们就上路吧。”

  若水看了看天色,刚才这一阵混乱已经耽搁了不少时辰,他们要加快行程,才能尽快赶到永凌。

  “是,太子妃。”老胡子看了一眼穿得破破烂烂的山匪们,不由皱了下眉头。

  吃住行这三样都好解决,和御林军们一样的待遇就行,可是这穿的衣服……

  身为太子殿下的亲兵,穿成了这副模样,岂不是给太子殿下丢人?

  不成,不成

  非得给这些家伙们置办出一身光鲜亮丽的行头不可。

  可是要行头,就得有银子。

  “老胡子,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?”若水留意到胡大海皱起的眉头。

  “启禀太子妃,前方不远就是一座大镇,名叫济州,奴才想在济州给太子殿下的这些亲兵们买上几身新衣服,让他们穿得光鲜一点,免得堕了太子殿下的威风,不知太子妃意下如何?”

  胡大海含蓄地说道,没好意思直接开口要钱。

  “可以,的确该为他们做几身好衣服了。”若水点了点头。

  青衣山匪们一听,大为感激,还是投军好啊,刚刚才归顺,马上就有新衣服穿。

  胡大海等了半天,没等到若水的下文,吞吞吐吐地道:“太、太子妃,奴才这次出宫得急,身边未曾带得许多银两,不知道太子妃您……”

  他话未说完,若水已经醒悟过来,微笑道:“要银子么?我这里有,等到了济州府你就马上帮他们采办,越快越好,银子么,只管往宽里花。”

  她随身的包袱里包了数十万两银票,都是她的私房银子,大部分是从君天翔那里赢来的赌注。

  她这次出京全都带在了身边,准拟到了永凌,就全部拿出来赈济灾民。

  胡大海满脸堆欢,笑道:“多谢太子妃,太子妃放心,只要有银子在手,我老胡子一定把事情给办得妥妥的”

  若水微笑道:“那咱们这就走罢”

  她转身正欲上车,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

  “等等”

  若水慢慢地回过身来,看向小七。

  小七面无表情,一双眸也如古井无波,声音更是平淡得没有一点起伏。

  可是他说出来的话,就带着那么一股不容人拒绝的意味,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威严。

  小七心里席卷着隐隐的怒气。

  她的聪明伶俐哪儿去了?她的灵诡多变哪儿去了?

  前途明明多凶险,她却一点也不做预防,还是这么大模大样的上路。

  难道她不知道带着这一大群人,她的目标有多大?

  这五百御林军就是她的大累赘,她偏偏又带上了这一百多人的山匪,真是乱上加乱

  如果真的有强敌来袭,这伙人除了给她拖后腿让她分心之外,没有半点用处

  “陛下密旨:出京后一切事宜,皆由我调度,纵是太子妃,亦不得有违。”

  小七一字一字地道,亮出手中的一面龙牌。

  “吾皇万岁万万岁”

  御林军们一齐拜倒于地,山匪们也跟着齐齐跪倒。

  若水睁大一双妙目,小七这是要做什么?圣德帝真的给他下了密旨?还是他假传旨意?

  “刘老根”

  小七的目光扫过一众御林军。

  “在”

  刘老根声音响亮地答道,同时向前迈出一步,白须白发在风中萧然而动,矍烁而精神奕奕。

  “五百御林军暂时归你调度,按照原来的行程赶路,不得有误”小七气势凛然,掷地有声。

  “遵令”刘老根大声答道。

  “胡大海”小七目光再一转。

  “奴才在……”

  胡大海猛地哆嗦了一下,想起自己刚才躲进马车底下的行为,心中惴惴不安。

  这位七统领居然奉了密旨,手中有这样大的权限,他该不会要置办自己一个贪生怕死、临阵脱逃的罪名罢?

  “太子殿下新收的这队亲兵,暂时归你统率,你带领他们跟随御林军,保护好马车里的每一样东西,不得有失,知道了吗?”

  小七语气森森,两眼紧紧盯着胡大海。

  “奴才遵命”胡大海大为意外,七统领的这道命令有点莫名其妙,意图不明。

  保护好马车里的每一样东西,是不是也包括人?

  七统领的意思是,如果太子妃在马车里,自己就算是豁出了命去,也要保护太子妃的平安?

  这真是赤果果的警告啊

  胡大海后背陡然窜起了一股寒意。

  “刘老根,胡大海,你二人过来。”

  小七带二人走到大树后面,摊开了一张地图,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一点,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二人按照原定路线,一路向北,十天之后,咱们在这里会合。”

  刘、胡二人点头答应,心下却迷惑不解。

  咱们?

  七统领的意思是,他不跟大部队一起走?

  他是要抛下太子妃?

  可接下来就听得小七说道:“沿途或许会有敌人设下埋伏,太子妃跟随车队而行,目标太大,胡大海,你让小杏换上太子妃的服饰,坐在车中不许她抛头露面,然后一切维持原状,我带太子妃暗中潜行,十天之后,咱们再见。”

  二人登时恍然大悟。

  原来七统领的意思是,让车厢里的小杏假冒太子妃,来个李代桃僵,鱼目混珠啊

  高明,果然高明

  “七统领,您虽然武艺高强,但是有时候双拳也难敌四手,您看是不是在咱们的兄弟里面再挑几名身手好的一起保护太子妃?”

  刘老根毕竟老成持重,思虑周密,他有些担忧地提议道。

  小七的目光对着那队高高矮矮的御林军瞥了一眼,摇了摇头,干脆地道:“不必。”

  胡大海心中也道:与其从御林军中挑人,还不如从这批刚收编的亲兵里挑护卫呢,好歹个头大,能唬人。

  刘老根脸一红,他也知道自己这批御林军是些什么货色,于是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言。

  “那就按计划进行吧,我带太子妃先行一步。”

  小七吩咐完之后,展开身形,掠过若水的身边,长臂一伸,已经带着她腾空而起,跃上了旁边的大树树梢。

  御林军和亲兵营见到他带着一人,居然轻飘飘地一跃上了树梢,这等轻功,如非亲见,实难相信,登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采声。

  小七却充耳不闻,双腿微微弯屈,借力一弹,身形陡然飞起,有如一只大鸟展开双翅,稳稳地飞过长空。

  树下采声如雷。

  几个起落之后,再也听不到御林军们发出的喝采之声,显然离得他们已经越来越远。

  若水被小七抱在怀里,感觉到他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揽在自己的腰间,两人之间亲密得没有缝隙,她的头靠在他的胸口,倾听他心跳的声音,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无比的甜蜜和温馨。

  她不关心小七带自己去哪里,也不想去问,他既然出声安排,心中一定有了详细周密的计划,她只要静静地听着就好,什么都不用操劳,什么也不用担心。

  这感觉……真好

  小七的轻功施展得圆熟如意,在枝桠密林间纵腾奔跃,却如履平地。

  若水靠在他的怀里,一点也没有感受到半点颠簸,她仰着脸,看着天上的蓝天,白云一朵朵在她眼前飘过,清爽的风拂过面上,带来阵阵舒适的凉意。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3247/80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