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公子,您、您刚才说什么一、一两”他张口结舌地道,“这道凤凰蛋您只一两银子老、老朽没、没听错吧”

  铁掌柜实在是没忍住,伸手掏了掏耳朵。

  酒客们也全都竖起了耳朵,紧紧盯着墨白的嘴巴,他们也想不到,刚刚狮子大开口,赚了五万两银子的墨白,这次居然只开出了一两的价钱

  这可不是傻了吗

  看来这世上还真不嫌钱多的人啊

  人摇头晃脑地叹息,也人不以为然地“嘁”了一声,道:“还是挺自知之明的嘛,就这样一个蛋,也好意思收一两白水煮蛋,谁不会呀那铁公鸡真是傻了不成,竟然还想花一万两银子买一个煮蛋的法子,哈哈哈”

  墨白对那些人的嘲讽如不闻,只是笑嘻嘻地对铁掌柜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一两银子,我就把这凤凰蛋的制法秘方给你。”

  “好,好多谢公子,老朽感激不尽。”铁掌柜大喜,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两银子来,他也不敢多给,恭恭敬敬地双手送到墨白面前。

  墨白伸手拿过,抛了几抛,便笑眯眯地揣入怀里,然后对着周围睁大眼睛瞧热闹的食客们扫了一眼,慢吞吞地从盘子旁边拿起一柄银制小刀,刀刃锋利,白光如雪。

  只见他挥刀在那只灰不溜丢的蛋表面上轻轻割了几刀,然后像剥蛋壳一样,剥下了一层灰色的皮来,露出了那只凤凰蛋的本来真面目。

  “美太美了”

  “这、这是什么东西竟然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”

  “晶莹剔透,宛如琼脂玉膏,真是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哪”

  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叹赞美之声,刚刚退回自己座位上的食客们就像见了血的苍蝇一样,呼啦啦一下子全都围了上来,把若水他们这张桌子围得是密不透风,站在后面的人拼命地抻着脖子向里面张望。

  只见光洁如雪的盘子上,静静地卧着一只五彩斑斓、光华璀璨的蛋,其脂如膏,呈半透明状,红、橙、黄三色相间,形似绚烂的凤尾,仿佛在蛋的中心真的卧着一只彩凤,振翅欲飞。

  就连若水也被这样的奇景吸引住了,一双秋水明眸睁得大大的,看得目不转睛。

  铁掌柜和那店小二更是张大了嘴巴,说什么也合不上了。

  铁掌柜脸上的橘皮都笑开了花,像是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,重重砸在他的脑袋上。

  捡到宝了捡到宝了哇

  他心中一个劲地叫道。

  这样精美绝伦的蛋,根本不需要去尝它的味道,仅仅凭它这无与伦比的相,就能让他赚得盆满钵满,让他的醉仙居变得整个东黎首屈一指、无人不知的大酒楼

  就在众人全都被震呆了的目光中,墨白不慌不忙地再次举起了小银刀,对着那蛋的中央轻轻一划。

  “啊”周围发出了一阵唏嘘感叹声。

  每个人心中都在惋惜,这样精奇美妙的蛋,就这样被破坏了

  凤凰蛋被一切两半。

  “嗡”人群中突然爆发了一阵嗡嗡的怪声,好像无数只苍蝇在同时振动着翅膀。

  食客们再一次被眼前的奇景惊呆了。

  只见切开来的凤凰蛋,瞬间飘出一股奇异之极的香气,刚才那凤还巢端上桌的时候,也是奇香扑鼻,众人闻了不由馋涎欲滴。

  可这凤凰蛋的香气,却比刚才那股味道更诱人十倍,食客们一闻之下,全都不由自主地狂咽唾沫。

  实在是太、太、太香了

  众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切开来的那两半凤凰蛋上,只见蛋心颜色鲜艳夺目,形状独特,好像左右两边各一只憩息的凤凰盘卧在其中,却不知道这美妙的颜色和奇异的形状是如何出来的,登时爆发出一阵轰天价的叫好声。

  这股子香气连隔壁的鸿福酒楼家的客人也惊动了,他们纷纷向醉仙居的方向探头探脑,七嘴八舌地询问着醉仙居这是从何处请来的名厨。

  周六福眼见自家酒楼的客人们一个个全都结账出了门,一窝蜂地涌进了醉仙居,只气得脸色铁青,他也想不明白除了那凤还巢,醉仙居又闹出了什么鬼花样,居然把他家的客人们全给引跑了。

  总不会是刚才那个灰不拉叽、毫不起眼的凤凰蛋吧

  他越想越不忿,越想越好奇,终于去而复返,再次悄悄地溜进了醉仙居的大门。

  此时酒楼上上下下,已经被闻香而来的食客们围得水泄不通。

  周六福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才终于挤上了二楼,那一身的肥肉都给挤瘦了,满身的汗。

  当他亲眼看到那晶莹剔透的凤凰蛋的时候,下巴差点掉了下来。

  再当他听得周围人议论纷纷,说是这道菜居然被铁掌柜以一两银子的价格买下了秘方之后,他悔得连肠子都青了。

  眼无珠,眼无珠啊

  周六福捶胸顿足,悔恨不休。

  “表妹,尝尝味道如何”墨白在众人惊叹赞美的目光中,不慌不忙地切下了一小块凤凰蛋,送到若水的面前。

  食客们全都羡慕无比,嘴里一个劲地咽着唾沫,看着若水将那小块凤凰蛋送入嘴里,嚼了几嚼。

  “鲜美无比”若水嘴角一翘,露出唇边小小的梨涡,“小白,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蛋。”

  她由衷地赞美道,这道凤凰蛋的确是她生平从未吃过的美味,也不知道墨白是用什么东西做成的,吃在嘴里,果子冻的口感,还蛋的鲜香,只吃得她心舒意畅,连连叫好。

  “你爱吃,我以后可以常常做给你吃。”墨白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,对着小七似似无的瞥了一眼,着挑衅的意味。

  小七眉梢一挑,却并不说话,也没生气。

  就算墨白再费劲心思又如何,水儿的心里永远不会他的半点影子,他做得再多,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

  这样一个免费的厨子跟着也不错,他和若水这一路上也算是口福可享,何乐而不为呢

  墨白下刀不停,转眼间将半只凤凰蛋尽数分割成小块。

  只是这凤凰蛋再好吃,这样大的一只,若水也吃了小半只便饱了。

  她意犹未尽地看着剩下的凤凰蛋,摇头叹了口气,道:“吃不下了。”

  围观的食客们顿时眼前一亮。

  “这位公子爷,我、我出十两银子,可不可以让我也尝上一小口这凤凰蛋”

  终于人受不了凤凰蛋香味的**,厚着脸皮对墨白说道。

  刚才他们不敢和若水抢食吃,可是那姑娘吃不下的东西,他们花钱买上一小块尝尝,这位公子总不会连送上门的银子也不赚吧

  “真的吃饱了,不吃了”墨白看着若水,柔声问道。

  “嗯,实在吃不下了。”若水道。

  “好”墨白抬起头来,对着周围的食客们扫视一眼。

  食客们立刻纷纷往外掏银子,往墨白的面前送:“这位公子爷,我也买一小块。”

  “我也要,我也要。”

  “我出一百两,只买一小块”

  群情汹涌,就连周六福都忙不迭地掏出银子来,举得高高的。

  哪知墨白只是看了众人一眼,袍袖拂出,卷起了桌子上剩下的凤凰蛋,往窗外一送,那些一块块晶莹透明、飘香鲜美的凤凰蛋就像精美的雨花石一样,落到了外面的大街上。

  “呀,好可惜”食客们纷纷涌到窗前,往下面瞧去。

  只见一辆马车驶过,马掌上的铁蹄哒哒,从这些凤凰蛋上踩过,顷刻间,已经变得不像样子。

  “我为她做的东西,宁可倒掉,也绝不给别人”墨白冷冷地道:“你们想吃,只管花银子去买”

  众人登时一顿默然,随后又如梦方醒,一窝蜂地围住了铁掌柜的,一面叫嚷着也要来一份凤凰蛋,一面拼命把银子往铁掌柜的手里塞。

  铁掌柜收银票收得手都软了,嘴巴更是乐得合不拢来。

  好不容易他才把这些激动的食客们都应对好了,准备好好再感激墨白一番的时候,才发现那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静悄悄地离开了。

  清州城的街道上,若水和小七并肩而行,在二人的身后,不远不近地辍着一条白衣人影。

  小七忽地站住脚步,回过身来,眸如星,冷冷逼视着墨白。

  “墨兄,天下的道路千千万,你为何定要与我们同行”

  “嘿嘿,七兄也说了,这道路千千万,这路又不是你家的,我为何就不能走了”墨白笑嘻嘻地道。

  “好,墨兄既然执意要走这条路,那我们就换一条路,将此路让于墨兄。”

  小七携了若水的手,拐向了左边的一道小路。

  哪知道走出两步,小七不需要回头,也听到身后的墨白如附骨之蛆般跟了上来。

  这次不等小七停步赶人,墨白已经抢先一步说道:“七兄,在下一言想说。”

  “说”小七冷冷道,声音里含着蕴怒。

  墨白的目光闪动,突然身形一晃,闪进了旁边一家杂物店中,转眼又出现在小七和若水的面前,手中却多了一束筷子。,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3247/81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