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鬼脸人行踪飘忽,明显是不想让旁人知道他的行踪,他躲藏在这座大山的山腹之中,不知道已经生活了多少年,至于他为什么会躲在这里,若水估计,除了避仇,就是为了报仇!

  只有仇恨,才会支持一个人的信念如此之久,让他在这里过着野人一般的原始生活。

  石门后面果然空无一人。

  若水还是不敢掉以轻心,她轻轻落足,摒着呼吸,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。

 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两间石室,都是用又厚又重的山石搭建而成。

  其中一间石室并没有门窗,若水望过去,只见里面一目了然,只有一张石床,除此之外,空无一处。

  而另一间石室却垂了一道落地珠帘,映着石壁上的灯光,散发出一股柔和之极的光芒。

  那串珠帘竟然是用一颗颗拇指大小的明珠串成的!

  其华贵的程度,丝毫不雅于若水在邹太后的寝宫中所见到的那面珠帘。

  除了这两间石室,若水再也找不到可以躲藏的地方。

  而那间空着的石室,若水只瞧了一眼就放弃了躲进去的想法,因为那地方实在太小,就连石床,也是由一块巨大的石块磨平的,根本没有可以藏身之处。

  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眼前这间挂着珠帘的石室。

  若水咬了咬牙,决定冒一次险。

 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珠帘前面,透过珠帘向里探望,然后她的心怦然一跳。

  这间石室中居然有人!

  站在门口,她已经闻到一股极清极淡的幽香,带着清甜的气息,甚是好闻。

  若水马上分辨出这是灯芯草的香气,能够怡神定性,颇有安眠之效,她也曾为邹太后配过含有灯芯草的安眠香,每晚在入睡之前点燃。

  只是这灯芯草极为罕见,价值不菲,没想到在这山腹的简陋石屋中,也会有人用灯芯草做安眠香。

  再看那面明珠门帘,更是价值连城。

  莫非这房里住的人,身份比邹太后还要高贵么?

  若水忍不住心中嘀咕。

  只见珠帘的后面,布置得花团锦簇,果然是一间女子的闺房模样,穷奢繁华,富丽堂皇,就连若水在太子府中所居,都远远不及眼前这间房华丽奢侈。

  一张象牙榻摆放在房间中央,锦缎绣被,罗帐低垂。

  床前铺着一方纯白色的长毛地毡,上面织着大朵大朵鲜红色的彼岸花,房间的一角,一只兽头香炉正吐出袅袅清烟,一旁的梳妆台上,堆满了珠宝翠玉,胭脂香粉。

  啧啧,住在这里的女子,过得还真是帝王般的生活。

  现在若水已经可以断定,这里就是那鬼脸人意中人的香闺。

  若水的目光在梳妆台上一扫,已经认出了那些珠宝翠玉,全都是稀世之珠,而那胭脂香粉,也全是出自帝都最有名的脂粉铺子。

  没想到那个凶恶横蛮,心狠手辣的鬼脸人,对他的心上人倒真是不错,简直把对方当成了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一般的对付。

  只是不知道他那心上人,会是怎样一副倾国倾城的容貌。

  咦,不对!

  若水突然发现,那面宽大的梳妆台上女子的饰物脂粉几乎应有尽少,却唯独少了一样每个女子的闺房都会有的必备之物。

  镜子!

  这梳妆台上居然没有摆放镜子。

  若水大是奇怪,以那鬼脸人对自己心上人的在意程度,方方面面准备得如此奢华齐全,怎么会漏了这么重要的一样东西呢?

  她的目光向牙床上望去。

  帐帘低垂,隐隐约约看得到床上似乎卧着一人,背朝门口,身上盖着一床锦被,一动不动,身后披垂着一头长长的秀发,直垂落地,果然是个女子。

  这个发现大大地出乎若水的意料之外。

  她站在珠帘外,屏着呼吸,几乎不敢移动,生怕自己一动就会惊扰了那女子,叫嚷起来,岂不是自投死路?

  此路不通,难道自己要退回去吗?

  若水咬了咬牙,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现在那鬼脸人一定已经发现自己逃走,正在四处搜索自己,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搜到这里来。

  她心念突然一动。

  这间石室布置得如此华丽,显然鬼脸人对住在这里的女人极为重视,如珠如宝,自己如果进去制住了她,岂不是等于拿住了那鬼脸人的把柄?

  到时候自己用这女子来交换其他九名少女的性命,谅他一定会同意。

  虽然这个做法殊不光明正大,但那鬼脸人的所作所为,更是卑鄙无耻,自己只不过是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罢了。

  若水盘算己定,再不迟疑,伸手拔开珠帘,抢进室内。

  珠子发出清脆的撞击声,床上那人本来一动不动,似乎在熟睡,听到珠帘撞击的声音,她也不回头,只是开口说道:

  “你别再逼我啦,你就算是再说一千次,一万次,我也是绝不答允,你趁早死了这条心!”

  声音虽轻,却甚是坚决。

  若水微微一愣,只觉得这女子说话的声音好生熟悉。

  她本来想冲到床边制住那女子,可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倒怔在了当地,一时之间却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。

  床上那女子本来以为是那鬼脸人,可是听不到回答,便回过身来,看向门口。

  哪知若水也正向她瞧来,二人目光在空中一对,一齐发出一声惊呼,脸上变色。

  “若水妹妹,怎么是你?”

  “唐姊姊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二人齐声发问,脸上神色都是惊疑不定。

  那床上的女子不是旁人,正是若水从洪寨主的山寨中救出来的唐绛儿。

  若水万万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她,而唐绛儿显然也没想到进自己房里来的不是鬼脸人,而是若水。

  两个姑娘一美一丑,四目交投,都怔住了,听到对方问自己的话,心中均想,此事说来话长,哪里是一言两语间能说得清的。

  唐绛儿定了定神,掀开锦被,走下床来,一直走到若水身前,拉住她的双手,道:“若水妹子,来,坐下说话。”

  若水定定地瞧着她,被她拉着手走到床前,两人手拉着手坐在床上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却是谁都没有先开口。

  唐绛儿皱起眉头,看向房门口,忽地道:“若水妹子,我知道啦,你一定是被他抓来的,对不对?”

  若水点了点头,却不说话。

  她实在想不明白,唐绛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这是鬼脸人的老巢,任她想破了头,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唐绛儿。

  难道说她就是鬼脸人的意中人?

  这个念头一钻进若水的脑中,就让她浑身一个激灵,一层蒙在她眼前的窗户纸被蓦然捅了个窟窿,让她豁然而悟。

  “我知道啦,唐姊姊,原来……他掳了我们来这里,居然是……为了你!”

  她的声音微微发颤,被唐绛儿握在掌心里的手一下子变得冰冷异常,看着唐绛儿的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,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。

  在这一瞬间,她突然想明白了。

  那鬼脸人抓她们来做药引,要制做什么容颜不老的秘药,不是为了他自己,而是为了眼前的这个……唐绛儿!

  有许多她之前想不通的细节,一下子赫然而通。

  第一次见到唐绛儿的时候,对方那丑怪无比的容貌就引起了若水的注意。

  唐绛儿身段窈窕,苗条秀美,说话谈吐斯文有礼,声音甜美,如果不看她那张脸,任谁都会认为她定是一个绝世美女。

  可她偏偏就是一张脸生得奇丑无比。

  若水曾经被毒毁过容颜,所以她几乎一眼就看了出来,这唐绛儿的容貌也和自己当初一样,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毁掉的,她绝不会是天生这副丑颜。

  于是她心中对这唐绛儿起了好奇之心,所以她才会一直将她带在身边,只想等得有空的时机,详细询问一下她的身世,探知她是因何容颜被毁,再想法子帮她恢复容貌。

  可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,若水自顾不瑕,更因为前途危险重重,再将唐绛儿带在身边,只会给她带来巨大的凶险,所以她才会做出决定,和她分开。

  但是若水做梦也想不到,唐绛儿会出现在鬼脸人的老巢里,而且看到这房间的摆设就知道,她绝对不会像自己和另外九名少女一样,是被掳回来的,而是被鬼脸人当成公主一样对待着的。

  怪不得这房间中没有镜子,只是因为这唐绛儿容貌实在太丑,那鬼脸人显然是怕她对镜自视,引起自身伤悲,所以才诸事全备,唯少镜子。

  而这鬼脸人掳了自己等十人来的目的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  全都是为了这唐绛儿。

  他是为了要让她恢复容貌,所以才会不惜用十名美貌少女的性命来做药引,却不知道他那秘方是什么邪方,居然要用别人的命!

  若水的目光中充满了痛恨和鄙夷,她将手从唐绛儿的掌心中抽了出来,站起身,冷冷的看着唐绛儿。

  原来,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。

  她以为自己救的是一只羊,没想到,却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!

  f:ue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3247/943/